孟加拉國應對私人投資停滯挑戰

發布日期:2019-11-08 15:16:27來源:中國投資作者:編譯/苗佳雨
雖然過去幾年經濟穩步增長,但私人投資仍停滯不前,徘徊在22%至23%之間。孟加拉國要吸引私人投資和外國直接投資,解決基礎設施薄弱和商業環境惡劣問題是關鍵。

孟加拉國應對私人投資停滯挑戰

孟加拉國1971年獨立,就長期發展趨勢而言,46年來其經濟增長速度一直穩步提升。在獨立初期,孟加拉國實行的是政府主導的工業化戰略。獨立戰爭以后,政府接管了原巴基斯坦控制的所有工業,并將大部分工業和金融機構國有化。但是,政府主導發展戰略下的經濟表現并不如人意,所有國有化的行業和金融機構都發展乏力。因此,孟加拉國在1970年末開始,將政府主導的計劃經濟模式向私營部門主導的經濟發展模式轉變。為了配合長期計劃,政府還在1990年實施了全面的金融改革計劃(FSRP)。以私營部門為主導的發展戰略使孟加拉國取得了顯著的經濟成就,經濟增長每十年提升約1.0%。

自1990年初以來,孟加拉國的經濟增長率顯著提高,每年都超過了5.0%,而且自2000年連續數年突破6.0%大關,近幾年一度超過7.0%。孟加拉國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平均增長率從1970年的3.7%增長到2010年的6.7%,并且在2018-2019財年達到了8.2%,創下歷史新高。

私人投資陷入停滯

在過去的幾十年中,孟加拉國投資占GDP的比重逐漸上升,這其中政府投資的比重在增加,而私人投資近年來卻停滯不前。

1982年至1991年,私人投資占GDP的比重波動很大,高至20.9%,低至10.9%,之后持續增長,在2010財年達到約24.0%。然而,私人投資實際上在過去幾年中已經出現了一些停滯的跡象,因此,對于希望在2030年實現實際GDP增長9.0%目標的孟加拉國來說,形勢是很嚴峻的。

根據孟加拉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雖然過去幾年經濟穩步增長,但私人投資仍停滯不前,徘徊在22%至23%之間。

政府需要解決的問題

孟加拉國的經濟在過去幾年增速較快,但私人投資乏力,因此在這種情況下繼續維持經濟增長將非常困難,許多經濟學家也擔心未來幾年孟加拉國可能無法保持高增長率的勢頭。

到2024年,孟加拉國將正式被列入中等收入國家名單,屆時將失去許多作為最不發達國家所享有的利益。因此,孟加拉國需要私營部門在技術開發和產能提升方面的大量投資來克服挑戰。

因此,目前面臨的問題是,我們應該如何促進孟加拉國的私營部門投資才能實現更高的GDP增長目標?首先有必要在國家政策方面發力。需要進一步改革貿易政策,制定戰略性和鼓勵性產業政策,通過大規模的國內外投資來實現經濟的快速擴張和多元化。此外,孟加拉國的銀行業危機也不利于私營部門的投資。例如,不良貸款不斷增加,現在占到貸款總額的11%以上。而政府為興建大型基礎設施項目又向銀行大量借款,使銀行無法向私營部門提供充足的資金。因此,需要采取有效措施糾正銀行業的違規行為,以增強私營部門的信心。同時,孟加拉國的稅收制度也需全面改革,稅收政策應從以收入為導向轉變為以發展為導向。

由于基礎設施薄弱和經商成本較高而造成的許多供給側問題需要盡快解決。即使按照最不發達國家標準,孟加拉國在吸引外國直接投資數量上,也處于較低水平。2016年,孟加拉國的外國直接投資僅占GDP的0.9%,而最不發達國家的平均值為3.3%。孟加拉國要吸引國內私人投資和外國直接投資,解決其基礎設施薄弱和商業環境惡劣的問題是關鍵。

根據世界銀行公布的2019年營商環境指數,孟加拉國在190個國家中排名第176位。在各指標中,孟加拉國在“合同執行”,“用電”和“財產登記”方面表現最差,需要進行大規模改進。應重點注意減少融資成本,開展結構改革,確保金融部門治理得當,并在推動私人資本進入生產部門時進行適當審查。

同時,針對私營部門不愿大規模投資以及無法阻止非法融資等問題,政府還應展開全面調研,出臺相應的解決政策。對一個國家來說,有效防止資本外流是至關重要的,可以將這些資本用于國內投資,以增加稅收,促進私營經濟發展。

政府的對策

為解決這些問題,孟加拉國政府已決定在2030年前在全國設立100個經濟特區,并興建大型基礎設施項目。帕德瑪公鐵兩用大橋,路布爾核電廠,馬赫什卡里液化天然氣碼頭,吉大港——科克斯巴扎爾鐵路,帕德瑪鐵路和佩拉深海港等大型項目將解決基礎設施相關的問題。不過需要保證這些項目完成的速度和質量,因為孟加拉國長期存在延遲工期、超支和工程質量不達標等問題,不利于私人投資的發展。

一站式服務也是政府應優先考慮的問題,可以集中提供私人投資者所需的所有服務。政府正在開發一個綜合性平臺,囊括50多個服務項目,這樣私人投資者無需奔走于各個機構之間就能解決所有需求。

為促進投資,政府還應提供足夠的融資工具或信貸渠道,并采取其他有利于投資的經濟和非經濟措施。孟加拉國目前有兩種集資途徑,即銀行信貸和資本市場融資。鑒于資本市場并不發達,因此大多數投資項目都是通過銀行信貸融資的。增加私營部門的信貸有助于釋放經濟潛力。

孟加拉國目前面臨的另一問題是人力資本質量不高,阻礙了私人投資向高附加值和多元化發展的進程。孟加拉國政府的教育和衛生支出占GDP的比例是世界上最低的國家之一,因此需要增加教育、技能培養和醫療設施方面的投資來重點提升人力資本的整體水平。

積極信號

現在有一些積極的跡象表明,未來孟加拉國不斷增長的經濟將吸引大量國內外投資涌入。盡管許多阻礙發展的問題依然存在,但流入孟加拉國的外國直接投資和公民購買能力一直在增加。2018年,孟加拉國吸引外國直接投資36.1億美元,同比增長68%以上。這其中,大部分投資(10.2億美元)來自中國。政府已經制定了提高孟加拉國經商便利指數的計劃。根據該計劃,到2021年,孟加拉國在世界銀行發布的排名中將升至前50。

前景

亞洲開發銀行稱,為了加速包容性增長并減少貧困和收入不平等,至2020財年,孟加拉國的年投資占比需從2015財年的29%大幅增至34.4%。在此期間,孟加拉國需要超過110億美元的外資用于政府投資。

值得一提的是,孟加拉國處于南亞東部的中心地帶,連接著南亞與東亞,在吸引更多國內外直接投資方面潛力巨大。

孟加拉國每年有約200萬青年進入就業市場,創造足夠的就業崗位也是政府的另一大挑戰。政策制定者還應明確一點,即一個國家的國內投資趨勢是外國投資者作出投資決策時的一個非常重要的衡量標準。因此,我們應該營造一種讓國內外投資者都能自由公平競爭的投資環境。

(文|朱拜爾·哈桑(Jubair Hasan) 孟加拉國《金融快報》記者 翻譯|苗佳雨)

免責聲明:文章為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系(010-67801068)刪除。
分享到

公告

熱門文章

大乐透开结果